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小说

首页 ›› 大唐明月小说 ›› 第30章 旁敲侧击 老而弥辣

大唐明月小说

第30章 旁敲侧击 老而弥辣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琉璃心里顿时有些诧异,武夫人怔了一下,懒懒的叹了口气,“只是让大娘过去么?也罢,我先躲个懒,待会儿日头落山了再去请安。”

  琉璃笑着告辞,跟着那婢女从武夫人的院子出来,往南几十步是一道弯弯曲曲的流水,沿着水流走上一小段路,一处掩映在花木丛中的院子便露出了飞檐。这处院子明显比武夫人的大,分内外两重,外院有流水穿墙而过,上面架着小小的石桥,走过石桥,穿过中堂,才是五间北屋,房子高大富丽,却不像是武府的上房。

  琉璃刚刚跟着婢女走到台阶下面,早有婢女打起了帘子笑道:“库狄大娘来了。”她加快了脚步走了进去,只见这屋里两面设着绸背锦边牙席和檀木案几,锦帘高卷,珠帐低垂,自有一番高华气息。杨老夫人正襟危坐在东边的牙席之上,几个婢女仆妇围绕其后。

  琉璃忙走上一步,深深的一福,“见过夫人。”

  杨老夫人微微一笑,“快请起,大娘坐下说话。”

  琉璃规规矩矩坐在她的对面下首,微笑着抬起眼睛,正遇到两道意料之中的明亮目光。她面上露出一丝讶色,略带不安般的垂下眼帘,身子也微微挪了挪。

  杨老夫人这才对琉璃笑道:“几个月不见,大娘越发出落了。”

  琉璃低声答了句“夫人过奖”,只听她悠然道:“说起来,早该请大娘过来一叙,你那牡丹夹缬披帛甚是出众,做的那几件新衣更是别致,当真是巧手慧心,难得格调新奇,与众不同,却不知大娘是从哪里学到的?”

  琉璃微笑着奉上标准答案:“家母最喜摆弄衣服布料,勾画花样,琉璃从小跟着阿母学了些,此次大胆一试,能合夫人之意,的确是意外之喜。”

  杨老夫人点头道:“原来是家学渊源,难怪看着别具巧思,不似长安这边的风尚。就是宫里,也难得有你这样心思手艺的。”

  琉璃听到“宫里”两字心里便是一紧,面上只微带羞涩的笑了笑。

  杨老夫人又漫不经心似的道:“听顺娘说,你今年已是十五,却还没许人家,且一直住在舅父家里,不知家里可有什么打算?”

  琉璃心中警铃大作,摇头笑道:“舅父舅母对琉璃甚是疼爱,琉璃听他们安排就是。”

  杨老夫人笑着叹道:“倒是一个省心的孩子。”又回头让人上了两杯酪浆。

  琉璃原不爱喝酪浆,但婢女捧上的两杯酪浆竟是用碧色琉璃盏盛的,颜色十分清凉,轻轻啜饮一口,也格外冰凉爽口。就听杨老夫人笑道:“如今我年纪也大了,不能吃那冰的,这酪浆也就是在井水里浸了半日,取点凉意罢了。”

  琉璃笑道:“过凉则伤脾胃,夫人这样才是养身之道。”

  杨老夫人“喔”了一声,微微惊诧道:“大娘莫非还懂医理?”

  琉璃心里纳闷,这不是常识么?忙解释道:“琉璃哪懂什么医理?只是表兄开着药铺,时常说些医理,琉璃也就学了两句嘴。”安三郎的确有家小小的药材铺,不过贩卖些西域过来的红花雪莲之物,此时却正好借来一用。

  杨老夫人果然不再追问,只是就着夏日饮食忌讳随口闲聊,琉璃笑盈盈的偶然插上几句。却听杨老夫人突然问倒,“顺娘可跟你说过那几件新衣是为谁而做?”

  琉璃忙放下杯盏,恭敬的道:“适才夫人才跟我说了,是给宫里的贵人。”

  杨老夫人笑道:“宫里的是我那次女媚娘,如今已是昭仪,她原跟我说过,眼下宫里就缺掌管衣物、绘制花样的伶俐人儿,再过些天就是女官入选之期,你若想去试上一试,老身大概还能助你一臂之力。不知大娘可有这打算?”说着眼光似漫不经心般在琉璃脸上转了一圈。

  琉璃一怔,终于有几分明白这位老夫人叫自己过来的意思,念头急转之下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微微苦笑道:“多谢夫人厚爱,只是琉璃尚有几分自知之明,虽说能绘样制衣,却绝不是伶俐人。不怕夫人笑话,琉璃胆子最小,也就是在夫人这样和善的贵人面前还能侃侃而谈,若是遇上魏国夫人那样规矩大的,真是话都不会说了。若是入了宫,只怕还没摸到富贵的边,就得罪了贵人翻身不得。”

  杨老夫人笑道:“记得大娘不是说过,牡丹之好在于大器晚成,怎么如今又胆怯起来了?”

  琉璃忙道:“此言自是不假,然而琉璃心中之好,是安稳静好之好,并非富贵荣华之好。琉璃虽没见识,却也听过富贵险中求这句话,似我这般胆小如鼠的,还是求个平平安安的富家婆来做,才算是得其所哉。”

  杨老夫人忍不住笑着摇头:“哪有形容自己胆小如鼠的?”笑着喝了一口酪浆,便示意婢女撤下案上的琉璃盏,转头又问:“你说只听舅父安排,记得你舅父是昭武安氏,若是他以后让你嫁个昭武商人,你也觉得无妨?”

  琉璃想了想,点头笑道:“琉璃自是觉得无妨,其实昭武商人都是兄弟父母分户而居,明里算账,虽然礼数与大唐有些不同,家里人相处倒是分外简单,琉璃在舅父家住得便十分自在,只是他们通常不娶外女,只怕是看不上琉璃的。”

  杨老夫人见她坦白,笑得更是和蔼:“你们库狄家虽不是高门大姓,总比昭武姓氏要高贵些,休要妄自菲薄才好。”

  琉璃忙正色道:“夫人教训得是,琉璃受教了。”

  杨老夫人点了点头,又说了几句闲话,便让人给琉璃拿来了一个匣子,不等琉璃开口就道:“不过是我早年用过的东西,如今过时了,我也懒得重新去打,你若有暇便翻新了用。你若不收,以后我们也不好再去劳烦你了。”

  琉璃只得再三谢过,见她流露出几分倦色,忙起身告辞,又到武夫人那里坐了坐,眼见已快午时,这才出府归去,手头却又多了武夫人送的一个匣子。。

  坐在武府的马车上,琉璃忍不住便先打开了武夫人的匣子,只见是里面是一对沉甸甸的卷云纹银臂钏和一支做工精美的鎏金蔓草蝴蝶纹银簪;再打开杨老夫人的匣子一看,不由大吃了一惊:里面是一把赤金背梳,象牙为齿,掐丝为纹,少说也有二两多重,算起来恐怕不止万钱……

  琉璃只觉得手心发烫,就如拿着一块烙铁一般。她若看得不错,杨老夫人那样精明的人是不会随意施舍的,她只会投资,可自己身上,又有什么值得她如此投资的地方?琉璃仔细回想着今天的对话,一颗心不由渐渐的沉了下去。

  武府的院子里,武夫人也正在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媚娘如今怀了龙胎,女儿自然会多去看她,这两个月女儿不就常在宫中么?这跟大娘又有什么关系?”

  杨老夫人看着这个一脸懵懂的女儿,叹了口气,“你啊!什么时候才能用心一些?你当那宫里是什么好地方?媚娘上一次好容易才生下了弘儿,那时是什么情形?如今皇后已和淑妃联手,比上次要凶险百倍,媚娘一个人一双眼睛还能事事都盯紧了不叫人钻缝?身边得力的人自是越多越好,便是你,你如今又……难道还要似从前那般散漫着?”

  武夫人一怔,脸不由就红了,低头半晌才道:“女儿也不是有意……”

  杨老夫人叹道:“阿母不是怪你,此事对武家对媚娘也没什么坏处,总比让圣上重新去宠了淑妃强,只是如此一来,你行走宫中便要愈发谨慎,事事都要多想一想,你可能做到?”

  武夫人半响才道:“阿母的意思是,让大娘陪我进宫?这只怕不成,今日女儿还说起此事,听她那意思是不愿意入宫的。”

  杨老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正要这种不想攀高枝的人才能得用,不然找个年轻貌美又伶俐的,好扶起来做对头么?这库狄大娘门手艺固然是难得的,更难得的是心性,上次在慈恩寺外我就留心看过,她不像有富贵心,为人又谨慎识礼,跟你也投缘。再说了,她母亲又是胡人,注定不足为患。这样的人,你当很好找么?”

  武顺叹了口气,“话是这样说,只是,她既然不愿意入宫,若是把她弄去,岂不是让她怨咱们?又如何能用得?”

  杨老夫人淡淡的道:“自然不用我们去弄。”她的目光转到了那几件新制的衣裳上,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自然有人比我们心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 推荐小说:大唐明月小说  大明风华小说  全世界最好的你小说  我是余欢水小说  废后将军小说  金主,请上当小说  清宫熹妃传小说  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明上河图密码


大唐明月小说免费阅读 大唐明月小说在线阅读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