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小说

首页 ›› 大唐明月小说 ›› 第87章 来者不拒 别有用心

大唐明月小说

第87章 来者不拒 别有用心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苏家女儿和裴行俭琉璃这回倒是真的吃了一惊,索性便把惊容露得更明显些。

  崔氏一挑眉头,“你竟没听他们提起过”又转了笑脸,“不过是陈年往事,当初也就是那样一说,到底没成,或许是旁人误传的也未可知”回头便拿起那绣样道,“你看这配色如何,我总觉得不够鲜亮。”

  琉璃只得也看了几眼绣样,“此处原是用金线更是艳丽,只是给婴童做肚兜,却是不好用金银丝线的,一则富贵太过,二则婴童肌肤最是娇嫩,受不得这个。”

  崔氏点头称是,两人又就着绣样说了好一会儿,琉璃几次挑起话头想问苏家的事情,都被崔氏吞吞吐吐的避了过去,琉璃估量着火候也差不多了,索性看着崔氏道,“夫人可认识苏娘子琉璃曾听说她嫁的女婿有些不成器,还是于夫人打上了门去教好了的,可惜苏家女儿却命薄,没多久就去了。于夫人的性子自不必说,琉璃见过苏家的罗氏嫂嫂,也是极爽利能干的,难道苏家娘子竟不是这样”

  崔氏想了想还是摇头,“苏娘子原是苏将军四十岁之后才得的,家中又只这一个女儿,苏家平日极是娇养,听说身子有些弱,给她讲的那门亲事也选的是家里殷实、姑舅夫婿性子都好的,没想到夫婿后来却迷上了掷卢,输得不像样,苏娘子大概是气得狠了,去的时候离成亲竟不过一年多。却也有人说,她原就不愿意这门亲事,是积郁成疾”

  说着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我也不曾见过那苏娘子,只是听和苏家相熟的人说过,那苏娘子生得如花似玉,是长安城里少见的美人儿,性子温柔,又极是聪慧伶俐的,难怪于夫人便是逆了苏将军的意,也要处处为女儿打算,只是红颜薄命,却也不是人力可以挽回的。”

  琉璃怔怔的听着,崔氏看了她一眼,忙又笑道,“这些不过是传言,到底做不得真,别的不说,守约便是极守礼的人,听说原本天天在苏将军府上出入,只是到苏娘子年纪略长了些,这几年竟是再也没有去过了。还是前两日子的小岁,才上门去吃了一顿酒。”

  于夫人自己的女儿无论如何不肯嫁裴行俭,认个干女儿却忙不迭的说给了他,裴行俭也是因为以前事情恼了苏家,最近才好琉璃垂下了头去,心里对眼前这女人越发佩服起来。

  不知为什么,于夫人刚见到自己时说的话又一次在耳边响起,“你若是性子软弱,没几分心智胆气,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应了守约的,免得到头来你不过是又一个陆家娘子,既是害了你,也是害了他”,苏家女儿和裴行俭如何虽然还不知道,但只要苏家女儿真是身子弱、性子柔的,于夫人自然绝不会同意让她嫁给裴行俭不说别的,便是这崔氏跑来跟她说上这样一篇话,只怕病一场都是轻的。

  崔氏见琉璃头垂得低低的,一句话也不说,嘴角不由扬了起来,突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叹道,“看我忙得糊涂了,过些日子,说不定咱们还要亲上加亲”

  琉璃心里雪亮,这是要说到珊瑚的事情了初三裴家下函的那日下午,就有官媒上门给珊瑚说亲,对象是西眷裴的一个子弟,她接到消息后忙悄悄的请于夫人打听了一回,前几天传回话来,说是那人不过是靠着给河东公府收租子过活的远支,三十多岁了,前头娘子不知怎么的不肯跟他过下去和离了,留下了一个儿子。为这个事情,她腊日还特地回库狄家吃了顿午饭,库狄延忠果然便问起了这个人,自己只轻描淡写的道了句,没听说过,只怕绝不是嫡支,也不会是有官身的。曹氏当时脸色就变了她大概总是不肯让珊瑚嫁得差太多,被自己看了笑话。虽说琉璃根本没心思去管珊瑚嫁给谁,但总不能看着她嫁到河东公府手里去。

  此事崔夫人提起,她也就心不在焉的笑了笑,“前几日回家时听阿爷说过一句。”

  崔氏轻笑了一声,“你说的莫不是那个裴老七那原是他不知怎么的听说令妹出众,起了妄想,他那个年纪,又是自己都撑不起门户的,还想娶官家的女儿么大长公主昨日才听说了这事情,便让人训了他几句。大长公主说,大娘既然这般人品,令妹自然也差不了,正好世子身边还差一个可心的人,正要找一个知根知底的好女子助我一臂之力,这不就是现成的好人选若是成了,大娘和咱们可不是亲上加亲这时辰,只怕提亲的官媒娘子已经到大娘府上了”

  琉璃不由愣住了,崔氏忙补充道,“大娘放心,令妹一过门便是正经的媵妾,我有什么,她便有什么,绝不会委屈她的。”

  琉璃一时简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半晌才微笑道,“承蒙大长公主如此厚爱,琉璃受宠若惊。”这位金枝玉叶对自己竟是这般重视么就这么怕自己能从娘家得到一丁点的助力一打听那个远房子弟不成了,又来了这一出既然对方肯下这样的血本,她大概是怎样也挡不住了

  崔氏笑道,“要不怎么叫缘分待日后你成了我们裴家人,大长公主还要请你到我们府上好好盘桓几日才是。”

  琉璃停了半拍才笑道,“哪敢这样打扰大长公主”

  崔氏便说起了大长公主如何好客,河东公府又有哪些庄子最是好玩,琉璃听是听着,只是目光飘忽,似乎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崔氏只笑盈盈一径说下去,最后才笑道,“你他日一去便知道了,若是收到我的请柬,可不许推辞。”

  琉璃点了点头,似乎答应,又似乎根本没听到她到底在说什么,崔氏却是半点也不介意,“也打扰大娘半日了,我还要回去给公主复命,这就得告辞,下次再来扰你。”

  琉璃还是点了点头,见崔氏站了起来,才突然醒过神,“夫人怎么就要走”

  崔氏满脸都是笑容,“公主还在等着我呢。”琉璃忙站起来,将她送到上房,崔氏又向杨老夫人抱歉了几句,含笑告辞而去。

  她一走远,杨老夫人便笑道,“这位世子夫人所来究竟有何贵干”

  琉璃垂眸一笑,“送来宅子一座,闲话若干。”

  杨老夫人感兴趣的喔了一声,追问道,“你如何应付的”

  琉璃笑得温柔娴静,“自然是来者不拒,通通笑纳。”想了半天还是叹了口气,“老夫人,只是今日,琉璃或许还要向老夫人借个得力的人用上一用。”

  杨老夫人笑了起来,“这算甚么,有事你吩咐他们去做就是。”

  到了第二日,库狄家便打发了婢女来,只道有事请琉璃回去商议,偏琉璃竟是得了风寒,一时动不得身,过了四日才终于出了武府,到了库狄家时,库狄延忠盼得脖子都长了一分,一见琉璃便忙忙的把人打发了出去,问道,“你可知道,河东公世子前几日竟是遣了媒人上门提亲,要让珊瑚做媵妾”

  琉璃点了点头,“阿叶提了一句,只是琉璃那天实在身上不大好,让阿爷忧心了。”

  库狄延忠叹了口气,“这门亲事原也罢了,虽然比不得你,但珊瑚毕竟是庶出的,做河东公世子的媵妾也算不得委屈,只是那日清泉却提醒了我一句,河东公府家为何这般着急要定下珊瑚一个远支的子弟的继室不成,第二日便换了世子,我才想起,你姑母似乎说过一句,河东公府与裴舍人似乎不睦,因此才想问你一问,此事到底是如何”

  这话原就是琉璃托人私下带给清泉的,琉璃自然心中有数,此时还是低头想了半日,才慢慢的道,“说来阿爷或许不信,女儿也不大清楚究竟是如何。义母的确跟我说过,裴舍人早些年与两边的族人关系都不大好,又说让我当心些,前几日河东公世子夫人却来应国公府做过一次客,跟女儿说了好一番话,话里话外的意思十分难解,女儿如今心里比原先更糊涂了。”

  “只是这一年多,女儿在宫中呆着,多少也懂了一个道理,那些贵人心里的弯弯道儿,咱们是无论如何也看不明白的,唯有一条,谨守本分,莫贪莫痴,才能保得平安。按理说,河东公府的世子夫人,连女儿都不曾见过,怎么就认定了珊瑚那个远房子弟不成,立刻就换了世子,这事实在不通女儿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但怎么看都有些项庄舞剑,别有所图的意味,要依女儿的意思,阿爷此事还是要三思而行才好。”

  库狄延忠先是听得呆呆的,后来越听心情不由越是沉重,长叹了一声,“依你的意思,此事还是回绝了才好”

  话音未落,帘子“哗”的掀了起来,曹氏一脸急怒的冲了进来,“大郎,你糊涂了么”说着咬牙切齿指着琉璃怒道,“我便知道你是不安好心,看不得你妹子有个好前程的,什么莫贪莫痴,怎么不见你把裴舍人那门亲事给退了去偏偏拿你妹子的亲事来说嘴她这亲事再古怪,怪得过你的怎么人家就别有用心了你倒给我说出个所以然来”

  琉璃只淡淡的看着她,“女儿不过是就事论事。庶母若实在觉得这亲事好,应了就是,只是他日真有什么事情,莫要怪到琉璃头上。”

  她这样一副神色,曹氏倒有些惊疑不定起来,看了她半晌还是冷笑了起来,“河东公府何等富贵体面,世子的媵也是正经有品级的贵人你不过是嫁了个六品的官员,河东公府还能拿这个算计你不成你也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

  库狄延忠忙喝道,“女儿不过是好心提醒一句,便是多虑了些,你说话也有个分寸”

  曹氏忙回头道,“大郎,那裴舍人虽说是有前程的,难不成还能与河东公府相比大长公主何等的身份,还要来算计咱们家这样没根基的那媒人说的极清楚,公主原是早就想找这么个人了,珊瑚不过凑巧入了她的耳而已。这事情原是错过了便再不能得的。再说了,若从上次给琉璃说媒起,咱们家已经拒了那府里两回,事不过三,大郎真是铁了心要得罪他们么大郎如今也是有差事在身的人,河东公府何等势大”

  琉璃听到此处,心里叹了口气,库狄延忠脸色果然有些变了,微一沉吟转头便对琉璃道,“你庶母说的也不无道理,珊瑚的事情,咱们自会好好思量一番,你也莫要过于担忧。”

  看着库狄延忠背后曹氏那张得意非凡的脸,琉璃只觉得又好笑又可气,忍不住摇头笑了笑,“珊瑚的事情,原本就该阿爷和庶母做主,女儿该说的话也说了,还要回去吃药,这就告退。”

  库狄延忠还想留她,曹氏赶紧便道,“大娘身子刚好,还是要按时用药才好。”库狄延忠看着琉璃比平日白了三分了脸色,只得点头作罢。

  琉璃一上车,阿霓便冷笑了一声,“大娘,你何苦去管他们那位世子夫人看着待人热切,话里话藏的却不是什么好意思,送大娘的宅子只怕也不是好心,他们这般急着要纳大娘的庶妹,便是婢子看着也觉得不对,大娘的庶母却只以为你是安了歹心既然如此,你便由她去,省的生气。”

  琉璃用手背轻轻擦了擦脸,只觉得几乎能落下一层粉来,看着阿霓怒冲冲的脸色忍不住笑了起来,“有什么可气的,我说我该说的,他们做他们想做的,这大概便是命数。”阿霓一个婢女都看得出来的事情,自家父亲却会看不明白,这莫非就叫鬼迷心窍最让人意外的是,曹氏居然能想到拿前程来威胁库狄延忠,倒真是长进了想得到这一点,多半猜也猜得到河东公府是要借着珊瑚来对付自己吧曹氏或许觉得,珊瑚靠着河东公府来欺负欺负自己是手到擒来既然如此,日后也就怨不得她了。

  琉璃叹了口气,向车窗外看了两眼。或许是因为昨日京中皇帝与后妃官员便已出发去昭陵,今日的路上显得格外空旷,马车飞奔,不过两盏多茶功夫便回了应国公府,琉璃在角门下了车,刚刚走到院子门口,却见一个婢女冲了出来,“大娘可算回来了”

  琉璃见她神色不对,忙问,“出了何事”

  那婢女脸色沉重,“大娘适才出去没太久,就有侍卫登门报信,说是昭仪昨夜在行宫里不知怎么的动了胎气,竟是早产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 推荐小说:大唐明月小说  大明风华小说  全世界最好的你小说  我是余欢水小说  废后将军小说  金主,请上当小说  清宫熹妃传小说  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明上河图密码


大唐明月小说免费阅读 大唐明月小说在线阅读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