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小说

首页 ›› 大唐明月小说 ›› 第92章 往事如烟 缘分千年

大唐明月小说

第92章 往事如烟 缘分千年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略有些斑斓的深碧色的宽口六棱玉石杯,映着嫣红的葡萄酒,对着光线看时,似有一种奇异的波光从薄薄的杯壁中直透了出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葡萄美酒夜光杯琉璃仔细端详了片刻,才低头啜饮了一口,差点又吐了回去,这在酒炉上被热过一遍的葡萄酒,味道还真是够别致。

  裴行俭拿起手边的鸿雁纹纯银凤首壶,往他面前那个两寸多宽的白色玉碗里又倒了一碗五云浆,端起来便喝了下去。看着他悠然的却是转眼就喝完了这第二碗,琉璃简直有些担心起来,“空腹吃酒,莫吃那么急,还是先用点粉果才好。”

  裴行俭笑着看了她一眼,“不打紧,我如此惯了的,你是不大喜欢这葡萄酒”

  琉璃只得摇头一笑,“的确不曾喝过这样的。”

  裴行俭从琉璃手边的高足酒爵里倒了点葡萄酒出来,喝了一口,也微微皱起了眉头,“这酒只怕还是夏日凉饮更好些,不如再要一种别的他家的阿婆清也还不坏,现在饮虽然还早,却也差不太远了。”

  琉璃想想还是摇了摇头,“放一放或许就会好一些。”她原本就不大会喝酒,叫什么好酒来只怕也是浪费。这家酒肆看着寻常,雅间布置简洁大气也就罢了,配备的酒具居然也十分精洁雅致,难怪他会选了这里,只是,他是如此惯了的,“你难道日日都要喝这样一壶”

  裴行俭笑了笑,“这一壶也不过八两多,喝一壶酒,随意用些吃食,回到家中也就不用再让厨下做了。”

  每天半斤酒,就算这时的酒度数不会太高,可这也琉璃看他已倒了第三碗出来,忙伸手按住了他的手背,“先用些东西,不然焦糙也该凉了。”

  裴行俭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看着她微笑,“好。”

  眼看着他把上元盘里的焦糙、粉果一样都吃了几个,琉璃才松了口气。裴行俭的喝酒的速度也渐渐的放慢了下来,似乎用了许久才喝完第三碗,垂眸看着面前的玉碗,突然头也不抬的开口道,“我第一次在西市见到你,就是在这家酒肆,他们那天刚刚上了这种五云浆。”

  琉璃微微吃了一惊,手无意间一动,裴行俭却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手紧紧包在手掌里,慢慢抬起头来,目光转向了窗外,“我记得很清楚,那就是大慈恩寺遇见你之后的第二天,我在楼下看他们新贴出的酒单,突然听到你说话的声音,很是吃了一惊,忍不住出去看了一眼,你虽然带了帷帽,但衣服还是头天那一套。我看着你一直走进了那间夹缬店,当时我就想,你莫非真是店里的画师”

  “那时正月刚过,因年节上我代同僚们值守的次数多,每年二三月都不大用值守,因此会天天过来。第一次看到你时,我虽有些吃惊倒也没太往心里去,可是接下来几天,每天我结账离开之时,都能看到你也正沿着这条路在往外走,看着你的背影慢慢走远,我总有一种十分古怪的感觉,却不知道到底是哪一点不大寻常。”

  “这样过了好几天,那一日我在独柳树送了恩师的同袍薛驸马最后一程,听到薛驸马的那番话,看到那么些鲜血人头,心里免不了格外烦闷,坐在这间屋子里没喝两口酒就再也坐不住了,不知怎么的下楼一抬腿居然就到了你们夹缬店,随口又说了要做屏风,之后果真就看到了你。我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

  明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琉璃却清楚的记了起来,那天他穿了一身崭新的袍子,脸色特别苍白,但看见自己后,却露出了笑意,她当时以为他是在笑话自己,原来竟然还有这样一番缘故么

  裴行俭的目光依然在看着窗棂的某一个地方,又像什么都没有看,“第二天看到你的画,我其实一点都不吃惊,就好像一直都知道你一定会画得很好。结果便遇上你姑母来找你,我在画室听到了她的话,自然知道她是想让你给裴子隆做妾,不知怎么的便有些烦躁起来,只好写了几张字分散心思。没想到你回来一看,却连连赞叹,说喜欢我的字,我走时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没过几天,我便听说裴子隆家办了斗花会,忍不住打听了一遍,多少也听说了那日的情形,实在有些为你担心,恰好又听说裴如琢也想把你找出来,我思来想去终究还是找到了你,你说你根本就不想给裴子隆当妾时,我居然松了口气,然后不假思索就给你出了那个主意,而你,竟也就那样信了我。”

  他的脸上掠过一丝微笑,不知想起了什么,又慢慢变得沉凝起来,沉默良久才终于重新开口,“那时,我已经明白自己有了不该有的心思,所以那一日,我去取夹缬屏风之时,已是下了决心不再去打扰你,却没想到,你竟然会开口求我帮你画的插屏写字,我没法不犹豫,你却以为我是怕给商家题字跌了颜面,急急忙忙的解释了一通,你那样看着我,我根本说不出一个不字来,接下来没几天,我却又看到了那样一幅好画,听到了那样几句好诗。”

  “我想我是再不能在这酒家喝下去了,再这样一天一天的看着你,还指不定能做出什么傻事来。我知道自己没资格有这样的妄念,我怕我会害了你,也怕你根本就不给我机会害你之后我当真没有来过。可是世事难料,我竟然会因为那扇屏风上的字入了圣上的眼,转眼便当上了起居舍人。在旁人看来,我自然是一步登天,可我却突然觉得,如此一来,有些事情,我或许能够解决,有些事情,我或许有资格妄想一下。那些天,我一有时间就会来这里喝酒,却一连几次都再也没有看见你。到了七夕,我实在忍不住,还是去店里找了你。”

  七夕那天琉璃立时想起自己当时因为魏国夫人的事情很少再来西市,那一天裴行俭突然找到自己时,也的确说过一句,你怎么这些天都没有来过夹缬店。自己问过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却推说是掌柜所说。后来等他走了,自己问清楚掌柜什么也没说之后还纳闷了半日老天,难道她真的很迟钝

  裴行俭轻轻的叹了口气,“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遇上那样的麻烦。我想说的话,那时若说出来倒像是趁人之危。我便想,等我帮你把这个麻烦解决了,等这些事情过去,我再告诉你我的心思,若是你能愿意,我自会想法子去解决所有问题。可没过多少天,我却收到了你那样的一封信,在信里还提了那样一个要求我不知道那时你究竟是如何想的,可我那时就知道,我不能再错过你,只要上苍再给我一次机缘,我定不会再有丝毫犹豫。”

  他目光转到了琉璃的脸上,眼睛里有明亮的光芒闪烁,“结果上苍真的给了我这个机会,琉璃,你不会知道,在御书房听到你的声音时,我有多欢喜,在汤泉宫遇到你时,我有多欢喜还有在万年宫,我一点一点的明白你的心思时,我认真觉得,或许之前吃的苦,都是值得的,不然我就算认识了你,看到了你,却或许根本不会注意到你。”

  “那时,我每日在这窗口看着你的背影,每日都在想,为什么你的背影会让给我如此奇怪的感觉就算你换了衣服,带了帷帽,就算人流再拥挤,我都是一眼就能认出你。有一天我突然明白过来,那是因为不管走在多少人中间,你看上去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你和旁人看起来总像是离得很远,让人觉得这世间所有的人,都不可能靠近你。我看着你的背影时,就像看见了我自己。”

  “从小我就明白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不管那府里如何钟鸣鼎食、族人如何来往热切,我却始终是个外人。我以为日后会好,没想到却是越来越糟,就算是恩师家,到头来我还是一个外人好在就算是再糟的日子,终究也会慢慢习惯,就算我始终不能忍受在家里一个人对着一间空屋子用饭的感觉,也可以每日出来吃。只是那种发冷的感觉会一日一日的沉积下来,我以为这一世,就算日后能建功立业,就算日后能再娶妻生子,这种感受永远都不会有人明白,也不可能改变了。可我居然遇见了你。”

  他深深的看进了她的眼睛里,“琉璃,我不知道你为何也会这样,可我知道我们是一样的人,在这世上,我们都不过是一个人。”

  琉璃怔怔的看着裴行俭,无法言语,甚至无法思索,他的话就好像突然揭开了在他们之间隔着的所有的东西,他的每一句话她都明白,都感同身受,因为那就是她自己的感觉,从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她就有的感觉。因此她才会莫名其妙的觉得他眼熟,觉得他亲切,因此她才会几乎是无条件的相信他,裴行俭这三个字不过是给了这信任一个借口,她其实和他一样清楚,他们是同样的人。

  在这个世间,她的确只是一个人,那是一千年的时光所凝固成的鸿沟,坚硬的横亘在她与所有人的中间,让她永远也不可能向任何人打开心扉,永远也不可能和他们真正靠近,让她永远都是这个时空的一个外人。可是,她居然能遇见同样的一个他,因为完全不同的原因,却成为了这世间也许是唯一的同类她忍不住微笑起来,眼睛却迅速变得模糊一片。

  裴行俭的胸口就像被巨石砸中。两年来,他见过她谦恭而疏远的笑,见过她狡黠而快乐的笑,见过她的怅然,她的愤怒,她的羞涩,却从来没有见过她流泪,好像无论什么情况下,她都能默默的挺直脊背,可此刻他伸手捧住了她的脸,试图擦干那些让他心疼难忍的水珠,可那无声无息的眼泪却越来越汹涌的滚落下来,顺着他的手掌掉落在案几之上。

  他只呆了一秒钟,就不假思索的低头吻住了这双盈满泪水的眼睛,然后顺着泪水的痕迹慢慢的覆盖在她的双唇之上。那又苦又咸的泪水,和她芬芳甜蜜的气息混合在一起,变成一种令人迷醉到战栗的味道,慢慢的从他的舌尖,一直浸到了心底最深的地方。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 推荐小说:大唐明月小说  大明风华小说  全世界最好的你小说  我是余欢水小说  废后将军小说  金主,请上当小说  清宫熹妃传小说  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明上河图密码


大唐明月小说免费阅读 大唐明月小说在线阅读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