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小说

首页 ›› 大唐明月小说 ›› 第11章(下) 盛宴风情

大唐明月小说

第11章(下) 盛宴风情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主位上坐着的,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打扮不胡不汉,身上穿着一件宝蓝色方胜纹翻领窄袖锦袍,似乎因为太热,领口略散,隐隐露出一片白皙如处子的肌肤,头上束着不知镶了何种宝石的银冠,在灯火颇有些流光溢彩,整个人闲适的半靠在凭几上,嘴角略含笑意,越发衬得身段修长、眉目秀逸。」若说五官俊美,比起穆三郎或许还稍逊半分,但这三分清贵三分不羁加上十二分的风流,却让人几乎可以倒吸一口凉气。

  琉璃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风飘飘已应声笑道,“那位穿锦袍的便是我们世子,因生得面如冠玉,名讳也有一字谐了玉音,在西州,人人都唤他玉郎。”

  玉郎为什么不直接叫檀郎算了琉璃只能微笑着点点头,心里暗暗琢磨:能被叫做这名字的男子该欠下多少风流债檐子平稳落地,风飘飘走过来扶了她的手,一道向庭院走去,门口有人高声道,“长史夫人到,风娘子到”

  满帐篷的人目光顿时都转了过去,帐篷门口有婢女殷勤帮两人脱下了外面的裘衣,风飘飘系着大红满地金的八幅长裙,浓睫红唇,艳丽得犹如一团火焰,琉璃却是一条深碧色修身竹叶裙,雪肤明眸,清澈得就像一湾碧水。

  喧哗的帐篷里突然静了一下,随即才响起了一声低笑,“飘飘,今日你可算被比下去啦”一口河洛官话竟是十分醇厚动听。

  风飘飘眼风一扬,“世子今日倒是难得跟奴说了句真心话”

  帐篷顿时响起了一片笑声,那位麴世子长身而起,笑着向琉璃行了一礼,“夫人请上座。”

  琉璃微笑着还礼,“多谢世子。”转身走到裴行俭身边,先微微欠身,才绕到榻后,与他并肩坐了下来。裴行俭含笑看了她一眼,转头对麴世子笑道,“多谢世子款待周全。”

  麴世子伸出食指摇了一摇,凤眼微眯,眼角轻轻挑起,“崇裕算得什么世子更莫谈一个谢字,守约也太见外了些”

  原来他的本名叫麴崇裕,这见面一个时辰就对裴行俭以字相称了,却并不让人觉得唐突,难道是因为人生得太美的缘故琉璃暗叹了一声,目光随意扫了一圈,才发现帐篷里除了这位麴崇裕,还有两位面生的俊秀男子,打扮体面,却看不出是什么身份,而安家商队里安十郎和另外两位胡商都在座,却独独少了一个穆三郎

  风飘飘早已曼步上前,神态自若坐在了麴玉郎的侧后方,伸手又给他满了一杯酒。麴崇裕轻轻拍了她一下,这才举掌一击。没过片刻,一长队妙龄婢女笑盈盈的走了进来,将七八道精美的菜肴依次布置在各人眼前的案几上,从驼蹄羹、炙虾盘,到鹿熊双拼、绣丸鸡碎,无一不是长安时下流行的菜色,而当中的那个六寸鎏金银盘里,盛的竟是一盘雪白晶莹、薄如蝉翼的生鱼脍。

  在敦煌的冬天吃到这道菜琉璃不由暗暗咋舌,裴行俭已笑道,“竟有如此佳肴,多谢玉郎费心了。”

  麴崇裕轻轻一笑,“守约哪里的话,若不是二位万里前来,这些菜色寻常人只怕也品不出个好字,便如这鱼脍,霜刀吹白雪,金盘砌轻霜,此等妙处又岂是庸人能体会到的倒是崇裕要多谢两位才是。说来这敦煌的菜肴,比长安差得可不止一星半点,若说有略有可取者,也不过是美人和美酒耳。”说着便举起了面前的酒杯,蘸甲相酬,“今日略备薄酒为守约软脚,望守约莫嫌粗陋。”

  裴行俭笑着谢过,一饮而尽,帐篷里顿时热闹了起来,麴崇裕转头也敬了安十郎等人一杯,安十郎又站起来谢过麴玉郎这两年的照拂。琉璃刚想多喝了两口驼蹄羹,风飘飘也移步过来,亲自给琉璃满了杯酒。

  好容易喝过这一轮,麴崇裕便击掌两下。帐中本来便立着一部乐伎,原本曲音悠扬婉转,随着这两声掌击,顿时转为明快。帐外随即响起了清脆的铃声。两队头戴绣花卷边虚帽,身穿紫罗薄衫的女子翩然而入,那玲声竟是来自帽檐下缀着的一串串金铃,而紫裙低系,罗衫却只到腰上,衫下缀着细细银蔓花钿,飘荡间纤细柔软的腰肢若隐若现。

  三声鼓点敲响,两队舞女随着节拍两两相对、翩翩起舞,舞姿欢快妙曼。琉璃自然认得这是正宗的拓枝舞,长安倒也能见到,但能跳出这份柔中带刚的风情者,却不会太多,舞女的打扮舞态,更是比寻常拓枝舞撩人得多。一曲眼见便要舞罢,舞女们的舞姿变得越发柔曼,最后两声鼓响,轻旋中她们上身的罗衫都被狂风吹落般半褪下来,露出一片雪白的香肩,又各自回眸一笑,斜身轻拜,这才缓缓离去。

  看见对面两个胡商眼睛就像粘在那片香肩上一般直勾勾的跟着舞女一路向外,琉璃有些想笑,转头看见裴行俭也目光也转向外面,不由微微一怔,心中微动,垂眸喝了口酒。

  麴崇裕目光在帐中轻扫了一圈,脸上的笑容里多了一分欢悦,低声吟道,“云动金铃脆,腰舞银蔓长,”声音转高,“诸位,请满上眼前此杯”

  裴行俭似乎已回过神来,也笑着举起了杯子,“曲终秋波远,犹留紫罗香,这拓枝舞裴某也曾见过几次,此次却当真是大开眼界。”

  麴崇裕修眉一挑,笑意直入眼底,“好句久闻守约文采风流,果然名不虚传。想来西州山水,也该因守约而增色”

  裴行俭笑着摇头,“风流二字,焉敢在玉郎面前提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起了诗赋,又说到长安的歌舞宴席,曲江风景,越说越是投机,琉璃静静的听着,眼前仿佛出现了两位太极高手姿势优雅的你来我往,看着姿态风流舒缓,旁人却万万插不进一招半式,风飘飘打起精神好容易添了两句,麴崇裕却回身微笑着斜睨了她一眼,又指了指面前的酒杯,风飘飘端起来仰头饮下,掩嘴坐了回去。

  这一顿宴席,直吃了一个多时辰才罢,还是麴崇裕先笑道,“守约一路辛苦,今日虽未尽兴,还是早些歇息才好,明日再来打扰。”

  裴行俭自是含笑谢过,风飘飘亲自将两人送到琉璃适才歇息过的院落,好容易各自梳洗完毕,婢女们都退了下去,琉璃才笑着看了他一眼,“你又在唱哪一出了”

  裴行俭伸手揽住了她,把她散下的长发往后拢了拢,低声笑道,“怎么我哪里做得不好了”

  好,哪里都做得好,又领情又识趣,既不过分热络,也不太过疏远,包括对自己,全然是一副相敬如宾的标准好夫君模样,不是对他极为熟悉的人,自然看不出异常来,可是琉璃忍不住“哼”了一声。

  裴行俭脸上笑意更深,“你可知这位世子在长安可是大名鼎鼎”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 推荐小说:大唐明月小说  大明风华小说  全世界最好的你小说  我是余欢水小说  废后将军小说  金主,请上当小说  清宫熹妃传小说  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明上河图密码


大唐明月小说免费阅读 大唐明月小说在线阅读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