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明月
大唐明月小说

首页 ›› 大唐明月小说 ›› 第84章 红颜薄命 难兄难妹

大唐明月小说

第84章 红颜薄命 难兄难妹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裴行俭垂眸看着眼前的杯盏,碧青的越瓷将他的眸色染得有些幽深。他缓缓抬起头来,“下官不敢妄言。”

  麴智湛摆手笑道,“什么妄言,这里也没有下官上官,敏娘从小到大,什么批语不曾得过最婉转的说法,也是命格太过贵重,常人消受不起,若是难听的,便是天煞孤星也不是没人说过,守约无须顾虑,直言便是。”

  裴行俭淡然一笑,“行俭才疏学浅,不如卜者们所见精准,这位小娘子命数或许的确有些奇异,不过她天庭饱满,想来只要安顺行事,不妄生是非,倒是足保一生衣食无忧,都督倒也不必过于忧虑。”

  麴智湛心里顿时一沉,看着裴行俭波澜不兴的温和面孔,沉默了片刻才道,“难不成真是红颜薄命这孩子果然是个没福的,她的母亲早些年也去了,自小虽是生在富贵乡里,张氏、祇氏都待她不薄,却到底孤单了些,好容易长大成人,却又是这种命数纵然衣食无忧又能如何”

  裴行俭并不接话,一时亭子里静默了下来。他低头喝完了茶,放下杯盏正要开口告辞,麴智湛却突然道,“守约,老夫也不妨直言相告,我这身子大约是不成了。看朝廷如今的用人之策,这西州的重任十有八九会落在守约你的肩上,你在西州这七八年里,所作所为有目共睹,西州如今库房充盈,民心安定,大半乃是你的功绩。若西州能得长官如你,乃是数万子民之福。”

  裴行俭不敢怠慢,忙起身道,“都督春秋正盛,区区小恙,定然不足为患,都督所言,行俭不敢当。行俭便曾有些微博业绩,也是仗着都督的鼎力支持。”

  麴智湛点了点头,“这话前半段不过是宽心之语,不说也罢,后半段我便厚颜领了。守约,你可知几年里,有多少衣冠之士曾告到我的这里你补贴州学,提拔寒门子弟,有多少人说你市恩于小民,是别有用心;你整顿赋税,将数百家豪门子弟清出了不课赋税之列,又有多少人说你是横征暴敛,让朝廷失信于西州;就连你重整道路,增设驿站,也有人说你只是为了胡商来往便利,才如此劳民伤财。如此种种,若无我压着,大概早有人去长安找御史告状。所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终究对你的官声会有些妨碍。这也罢了,西州高门历来同声共气,真要铁了心与你作对,你所行之政务,又焉能如此通畅”

  裴行俭面容肃然的行了一礼,“都督对行俭爱护有加,行俭一直铭记在心。”

  麴智湛“嗯”了一声,又摇了摇头,“守约,认真论起来,我护着的其实不光是你,更多的还是他们。你行事周密,智计过人,这些西州高门真要与你作对,只怕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只是此一时彼一时,你若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便会明白,有些事情,原是可以两全其美,全然不必闹到你死我活。说到底,他们对你有如许戒心,诸多不满,不过是因为你是一个外人,此事要解决起来何等容易,不知守约你以为如何”

  裴行俭默然良久,沉声道,“行俭从未想过要与哪家哪姓做对头,如今看来,却是他们必要将行俭握在掌心里,才肯罢休。行俭虽然不才,却也不能为了一时之安稳,做他人之傀儡。”

  麴智湛脸上并未意外之色,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你的眼界心胸,原本便不是这些井底之蛙可以想像。玉郎有友如你,老夫放心得很。只是你的性子看着温和宽厚,却与玉郎一样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可水至清则无鱼,这世上之事,哪有那么多恩怨分明之处,有些事情,和光同尘,要省却多少气力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平白给自己树下那么多仇家何况此时不同往日,你当真没想过,日后一旦不慎,就是腹背受敌”

  裴行俭神色依旧从容,“自然是想过,这两日行俭无时不在想着日后的局面。可有些事情,莫说腹背受敌,便是四面楚歌,行俭也决不能做。”

  麴智湛困惑的皱起了眉头,“守约,你可知老夫今日所言并无为难于你之意既不是教你去收取他们的钱帛,也不是求你提携他们的子弟,不过是希望你身边收一个西州女子,好让他们觉得你并非防他们如虎狼,视他们为仇寇,好歹也算是半个自己人,他们便不会再对你那般满怀戒备。”

  “此种事情,莫说是你,便是我也在所难免。不怕守约你恼怒,那些人原先是有些妄想的,自以为门庭高贵,便想让自家女儿与库狄娘子平起平坐,也不想想库狄娘子与你是什么情分,我只当他们是说梦话敏娘却不同,她虽是西州贵女,身家丰厚,与张、祇两家都颇有渊源,却并无家人,无骨肉至亲的牵绊,又是蹉跎至今,心里也早断了妄念。只要守约肯偶然看顾一二,便既能令西州高门安心,又不会有后宅相争的烦扰,有百利而无一害,守约又何必太过固执”

  如花美眷、福地洞天裴行俭摇头笑了起来,“请恕行俭冒昧,行俭有一事不解,还望都督指教。”

  麴智湛坦然点头,“你可是要问,敏娘既是老夫故友之骨血,又是张、祇从小疼爱的嫡女,为何我们竟忍心让她做个无名无分的外室”

  他的笑容里有些无奈,“不瞒守约,我也好,张、祇两家也罢,原是想让玉郎来照顾敏娘的。他的身份命格大概还能做敏娘的良配。只是玉郎性子偏执,只道婚姻已听从了家中安排,总不能寻个外室也由我们说了算,死活都是不肯,这便生生耽误了几年。我这两年身子日渐差了,心急之下也留意过许多人,只是好的早已娶了妻室,差的又配不上她,再者,她的命数西州高门心中多少都有数,又有几家敢冒险娶她进门”

  “如今,我哪里还能奢求她能像别人家女儿一般风风光光嫁个良人,子孙绕膝我一旦不在了,若是有人能照顾她一二,莫教她被人欺辱了去,便是谢天谢地。她说是身份高贵,但张家也好,祇家也罢,都已无骨肉至亲,真要有强横之人欺到头上,未必有人肯出面,她偏偏生得如此,名声又盛,若无人扶持,难免”

  他看着裴行俭,目光里几乎有了几分恳求之色,“守约,以你的心胸才干,绝非西州一地能囿,老夫并不奢望你能眷顾敏娘多久,只要你肯照顾几日,便是离了此地,凭你今日在西州留下的人望,他日在大唐创下的功业,也足可保敏娘一生平安。再者,敏娘若能有个一男半女,自是随你回长安,论血脉也不算辱没裴氏门庭,总比婢生子强上些许,且敏娘既无名分,又不会离开西州,自不会打扰到库狄娘子,说不定反而能帮她解了后顾之忧。若不是思前想后,别无他法,以老夫这把年纪,又哪里好意思拿这样的事情来烦劳晚辈子弟”

  裴行俭不由苦笑起来,“都督也太看得起行俭了,行俭半生蹉跎,命格不祥,只怕会给张娘子带来不是福分,只是祸端”

  麴智湛不待他说完便摆手道,“你听我说完,你自小生于高门,自然知晓他们的做派,你以为你说一个不收,库狄娘子道一句不愿,这些人便会善罢甘休纵然你不怕他们啰嗦,库狄娘子却是体弱多病的,哪里能耐烦那些俗务我也不求你如何待这敏娘,只要你肯点头说一句会照料她几日,此事便算完结,你又何苦再去招惹那些是非”

  他微微直起了身子直视着裴行俭,常年不语带笑的圆脸,已是一片沉肃悲凉之色,“你若不肯伸这援手,老夫自然也不能强求,不过是敏娘命中注定孤苦多劫,老夫注定抱憾终身而已。”

  裴行俭抬头看着这张脸孔,沉吟良久,终于点了点头,“都督这些年待行俭的恩义,行俭没齿难忘,若是保得张娘子一生平安,便能报答都督一二,行俭愿意一试。”

  麴智湛的脸色顿时一松,一直低眉顺眼站在亭子下面的几个婢女悄悄的交换了几个眼色,神情里也都露出了几分放松与欢喜。仿佛一阵秋风吹过,带走了院子里那股凝重的气息,连高墙外照进的黄昏斜晖都变得明朗轻快了许多。

  裴行俭的声音却又一次响了起来,“行俭福薄,一生并无兄弟姊妹,这张娘子也算与行俭同病相怜,都督若不嫌弃,行俭愿意认下这个义妹。”

  麴智湛愕然看着裴行俭,微微张开了嘴,却没有发出声音。整个院子,顿时又变得落针可闻。

  院落外面,等在门口的王君孟此刻已来回走了一百多趟,忍不住又凑到门前,与门房道,“都督还没看到文书么世子还在等着回报这可如何是好”

  门房赔笑道,“明府见谅,小的早已将文书交到了都督的长随手里,至于别的,您问小的也是无用,要不,我再去催上一声”

  一旁懒洋洋靠在墙上的白三笑道,“王明府还是莫费那个力气了,都督此刻忙得很,只要不是西州要发兵,旁的事情决计顾不上。”

  王君孟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那你又等在此处作甚”

  白三郎笑道,“自然是我家长史若是叫声救命,白三便立刻奋不顾身跳墙进去将他抢出来”

  王君孟知道他满嘴没有正经,懒得接话,看着那门房又无计可施,正郁气满胸,却见裴成从巷口快步走了过来,只向王明府抱了抱手,便径直走到了门房,“烦扰进去知会长史一声,我家娘子午间喝酒喝得多了一些,如今有些发热,还要请长史赶紧回去才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 推荐小说:大唐明月小说  大明风华小说  全世界最好的你小说  我是余欢水小说  废后将军小说  金主,请上当小说  清宫熹妃传小说  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明上河图密码


大唐明月小说免费阅读 大唐明月小说在线阅读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