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客
天涯客小说

首页 ›› 天涯客小说 ›› 番外二 前世今生

天涯客小说

番外二 前世今生

‹‹ 返回目录 ››

  (阿湘和小曹的番外,奉上。)

  有的人死了,回想过自己的一生,觉得了无牵挂,三魂七魄便散了去大半,跟着勾魂使浑浑噩噩地上了黄泉路,走一道,一路走一路忘,不知今夕何夕了,便到了奈何桥。再端起那碗忘情水,前世便彻底过去。

  为善的,论功德,作恶的,下阴曹,该投胎投胎,该转世转世,再入轮回,一了百了,仍是心智洁白如雪,从头再来。

  所以人在合眼前,有什么心愿未了,活着的人都会尽量满足,省得他走在黄泉路上多受罪。

  还有人死前执念未了,魂魄跟着走了,也是不情不愿,为那阳世三间功名利禄的,便叫他到那黄泉里洗上一遭,想通了,再叫摆渡人拉上来,送去投胎。 活人的事,死人不操心。

  黄泉路有多长――多长能忘得了,就有多长。 唯有忘不了情的,走上四千四百四十四丈长,仍在回头,便在奈何桥底下一字排开,等他要等的人,有时候等一两天,有时候一二十年,有时候是凡人一辈子。

  有等了人来的,那人却浑浑噩噩,已经不再记得自己,偶有记得的,却是一个青春年少,一个垂垂老矣,纵使相逢应不识,落得个执手相看泪眼,一边的鬼差就催开了:“二位,时辰到了,上路喽――” 尘世情爱,总是爱说些山盟海誓,可不过几十年的光景,不过死生一轮回的光景,便你是你、我是我了,想来岂不可笑么?

  这话是曹蔚宁蹲在奈何桥边,听着鬼差说与孟婆的。 鬼差自称生前姓胡名笳,是个爱感慨的,曹蔚宁就听着他缠着孟婆喋喋不休,孟婆也不理会,自顾自地盛着汤,奈何桥幻化不止,传说喝下去的忘情水有多少,奈何桥就有多宽,一杯忘世,尘归尘土归土。

  鬼差胡笳唠叨了半日,不见那孟婆抬个头,便凑上来,与曹蔚宁搭话:“小子,做什么不喝汤呀,也等人?” 凡人福薄爱浅,皆是庸庸碌碌,难得有这么一个清醒的,便是幽冥鬼仙,也愿意与他多说几句。

  “啊……”曹蔚宁还是头一回和鬼差说话,多少有些受宠若惊,“哈哈,是呀,您这是……” 胡笳完全没有和他交流的想法,大概只是闲得发闷,想找个人倒倒话,直接打断他说道:“以前也有个人,在这等人,一等,就等了三百年哪。”

  曹蔚宁一愣,颤颤巍巍地问道:“三、三百年……谁活那么多年啊?他等的人,别是姓叶吧?”

  “唉,你管他姓什么呢,姓什么叫什么都一样,这辈子姓皇姓帝,往那轮回泉里一跳,下辈子说不定就姓猪姓狗了呢,谁知道。”胡笳摆摆手,指着三生石道,“他呀,就坐在那,等了三百年,回到了一开始和那人相识的地方,可是呀,怎么样呢?”

  曹蔚宁捧场地问道:“怎么样了呢?”

  “另择良配。”胡笳唏嘘道。

  这时,孟婆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胡鬼差,慎言。”

  胡笳“噫”了一声,说道:“也罢,此人乃是帝王将相之流,自有缘法,说不得――小伙子,你又等什么人呀?”

  曹蔚宁道:“我等我媳妇。”

  胡笳并不觉得稀奇,只问道:“你死的时候,你媳妇多大年纪啦?”

  曹蔚宁老老实实地道:“十七。”

  “十七……当年我死的时候,家里也有个十七的小媳妇,可惜啊……”胡笳摇摇头,年代太久远,他已经记不清他那小媳妇的模样,对曹蔚宁说道:“我劝你呀,还是别等啦,她这一辈子还长着呢,等她下来,都七老八十的老太婆了,早不记得十六七岁的时候的那个男人了。我见过好多人,等来等去,也不过期待一场,伤心一场,你啊,趁早想开点,灌它一缸孟婆汤,什么媳妇小妾的,全忘光了。”

  孟婆再次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说道:“胡鬼差,慎言。” 胡笳灰头土脸地闭嘴了,却见曹蔚宁笑了起来,说道:“那正好,我就盼着呢,最好她一点也想不起我长什么模样了,了无牵挂乐乐呵呵地从我眼前一过,我看见她过去了,也就没牵挂了。”

  胡笳奇道:“你不觉着不甘心么?” 曹蔚宁奇哉怪哉地看了他一眼,反问道:“那有什么可不甘心的,那是我媳妇,又不是我仇人,看着她好,我不高兴么?”

  胡笳哑然片刻,笑道:“你想得开。”

  曹蔚宁抓抓头发,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可不是么,我这辈子没别的好处,就是凡事想得开……唉,只是有一样,我是被我那师父给打死的,我怕我媳妇想不开,跟他没完没了。”

  胡笳奇道:“你干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你师父要打死你?”

  曹蔚宁说道:“咳,还能为什么,正邪势不两立那点事呗,说我媳妇是鬼谷的恶人,我又非要跟着她走,师父一怒之下,脸面下不来台,就把我打死了。”

  他那口气竟颇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轻松劲,一点也听不出是在念叨自己是怎么死的,胡笳来了兴致,蹲在他旁边,问道:“你不记恨?”

  曹蔚宁指着一边带着鬼魂往这边飘的一个勾魂使,说道:“我一路听着那位大人嘴里念着‘尘归尘,土归土’过来,心里就觉着,有多大的冤仇,也没啥好恨的了,都入土为安了,恨个什么劲,不是和自己过不去么?”

  胡笳抬眼望过去,只见黑无常一张黑面悠悠地从眼前飘过,便小声感叹道:“哎呀,你不要听他们的,我们阴间的勾魂使呀,从来都只会说什么一句,说了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就没换过……”

  孟婆的目光再次直勾勾地瞪过来,第三次面无表情地道:“胡鬼差,慎言。”

子午书屋(weilishi.org)

  胡笳叹了口气,指着孟婆悄声对曹蔚宁道:“看见没,咱们这孟婆也是,我在奈何桥上来来回回几百年了,她来来回回就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胡鬼差,慎言’,这阴幽之地,可真是寂寞。”

  曹蔚宁笑了笑,一边听着耳畔这位寂寞了的鬼差大人念叨,一边往来路望过去,想着阿湘若是变成了个老太太从那边过来,会是什么样呢?肯定也是个精神头十足的老太太,又利落又泼辣,她……

  忽然,曹蔚宁站直了,眼睛睁得圆圆的,他看见不远的地方,那熟悉的少女正一蹦一跳地跟着勾魂使往这边来,她一边走,一边还没完没了地围着勾魂使问话,那勾魂使定力十足,闷头走路,并不理会她,逼得急了,也就一句“尘归尘,土归土”。

  曹蔚宁张张嘴,叫道:“阿湘……”

  顾湘脚步一顿,偏过头看过来,一时间怔住了,先是像想要哭,末了却全憋了回去,只化成一张大大的笑脸,小鸟似的向他扑过来,叫道:“曹大哥,我就知道你等着我哪!”

  曹蔚宁像是已经一辈子没见过她了一样,紧紧地搂住她,可又想,阿湘这个样子来了,没变成老太太,那不就是夭折了么,便又着急难过起来,百感交集,眼泪便下来了,落到黄泉水里,荡开一圈一圈的涟漪,连那摆渡人都惊动了。

  胡笳闭了嘴,带着一点悠远的笑意,看着相拥的两人。

  唯此奈何桥头相遇,像是绵亘到地老天荒一般。

  桥上另有鬼差叫道:“二位,时辰到了,上路喽――”

  就像个尽忠职守的钟摆,年去年来,嘴里只有这么一句话。

  顾湘从曹蔚宁怀里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瞪向那桥上的鬼差,骂道:“催什么催?你他娘的叫魂啊?!”

  桥上那位愣了,心说,这可不是在叫魂么?

  胡笳却笑起来,点评道:“好个泼辣的小娘子,小伙子,家有悍妻呀。”

  曹蔚宁带着泪水,嘴里却还乐呵呵地客气道:“惭愧惭愧。”

  胡笳站起身来,指着奈何桥道:“行啦,上路吧,别误了投胎的时辰,误了一时片刻,大富大贵便成了路边乞丐也说不准,你们二位若是缘分不尽,来生也是可以再续的。”

  说完,便将他二人引上奈何桥,在孟婆的孟婆汤前站定,顾湘迟疑了一下,说道:“这喝下去,可就都忘了,婆婆,能不喝么?”

  孟婆一张木头似的美人脸看着她,默默地摇摇头。

  鬼差胡笳道:“小姑娘,你不喝孟婆汤,下辈子是要当牛做马的,喝了吧。”

  顾湘眼圈倏地又红了,低着头,任人怎么劝,也不愿意动一动,胡笳有些不忍,便向孟婆道:“您看,给行些方便吧,这也不容易,咱们这地方,几千年几百年,不见得看见一对有情人能终成眷属的,实在是……”

  孟婆道:“胡鬼差……”

  胡笳忙接过来:“是是,我慎言,我慎言。” 孟婆迟疑片刻,忽然从怀中取出两条红线,摊在手里,递到顾湘面前。

  顾湘一愣,胡笳忙在一边道:“小娘子,快接过来呀,孟婆她老人家这是发慈悲啦。这是几世也不见得能修得到的机缘哪。接过来,系在手腕上,下辈子省得相见不相识。”

  顾湘忙接过孟婆手上的红绳,笨手笨脚地系在曹蔚宁和自己的手腕上。两人这才一双手相携,一同饮下那忘情水,再入轮回。

  身后听着那勾魂使悠远的声音:“尘归尘,土归土――”

  还有胡笳的感慨:“问世间情是何物――连孟婆都开眼了。”

  孟婆只得继续道:“胡鬼差,慎言。”

  十五年后,洛阳城里,李员外家的小姐行及笄礼,李员外早年的结拜兄弟宋大侠带着独子前来,一为贺寿,二位提亲。

  这对小儿女襁褓里的时候,养在一起过,大人们哄孩子,就发现这两个小家伙,一个左手上有一道红痕,一个右手上有一道红痕,这岂不是胎里就带来的缘分么?于是订了娃娃亲。

  正是青梅时节,有那郎骑竹马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 返回目录 ››



· 推荐小说:天涯客小说  大唐明月小说  大明风华小说  全世界最好的你小说  我是余欢水小说  废后将军小说  金主,请上当小说  清宫熹妃传小说  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明上河图密码


天涯客小说免费阅读 天涯客小说在线阅读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